尊礼

罪与罚是反义词,医院和学校是近义词。

[杰园]把车开得像清水

杰园

half次元供梗


提要 A吸血鬼(榴莲) O敌对(红烧肉)


医务室与酒


“唔……”艾玛用手肘撑着杰克的胸膛,极力隔离出一段空间,试图将纠缠在一起的两人分开。“放弃吧,小姑娘。”与另一边的负隅顽抗相比,杰克这边显得过于绰绰有余,简直是娴熟的舞者漫不经心踩中节拍的闲适。较力之间毫无悬念地按住对方的手腕抵在墙上,整洁的正装被月光点亮,一种适宜调情的基调借由这副身躯弥散出来。吸血鬼都是这般的风姿?虽然不想承认,但真是该死的迷人。艾玛毫无聚焦意识地睁大了双眼,为自己醉醺醺的大脑发出一阵低沉的无奈和自嘲。“在警觉性方面,不得不说你相当愚钝。”他打开了按扣,她的腰包应声而落,“而且毫无先见之明——你不应该喝酒的,这会让这次经历留下一个并不清晰的印象。我觉得这种事情有庄重对待的价值。”艾玛不知是应该祈祷有足够的好运,好让一个醉醺醺的姑娘捡回腰包里的木桩,顺顺当当插进面前这个吸血鬼的胸腔,还是期望这个危险而美丽的家伙能在接下来的过程中能像他所伪装的那样绅士而多礼。


酒精在血管里作祟,大脑烧得晕乎乎,信息素从升温中的体表挥发出来,一股子红烧肉味儿让她有种还在宴会上的错觉。她抬起头,灼热且显现出轻微脱水的双唇有种平滑的干燥,舌尖一扫而过,“我道歉,不过您的品味…很独特。”在少有人来的医务室,和一个没什么料的小姑娘,还是喝醉的。“哦?我并不为选择了面前这具青涩的人类身躯感到后悔。敌对的立场更让我觉得有趣。那么,我可爱的猎人,你将怎样猎获我呢?”alpha解除了钳制,右手轻轻抵在omega胸前,那后面是一颗狂热跳动的心脏。她不擅长应付这样的气氛,脑子里乱糟糟一团浆糊,张了张嘴却不知如何回答。好像赤手空拳面对一头漂亮的豹子,无措和生涩暴露在那双狭长的眼前。杰克为此微笑起来,他的第一个吻温和而简单。


“呜……”无声的一秒过后,爆鸣般的声音在脑海中骤响。什么立场、身份通通屈居在这份热烈之后吧!现在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理智连尖叫都未来得及发出。身体比思维先行一步,欺身上前揽住魅惑人心的魔鬼,不受控制般地蜷曲,厮磨,沉溺其中。这样是不对的,品尝如此甘美的浆果是有害的,但这正在发生,且无比甜美,如同沿着顺滑的铁轨一路飞驰下去。霸道的香甜在空气中炸裂开来,榴莲成熟时的香气让一些人敬而远之,对于另一些人则是浓郁的邀请,邀请他们打开布满尖刺的硬壳,将柔软厚重的里内填入口中。她就按照这般的指示去做。


纠缠间裸露肌体的凉意,宝石纽扣温和的摩擦,都在火焰中化为无形。她诚恳得过分,也因此令人难以拒绝。她的喜悦与急切渴望与粘人的幼犬别无二致,它的眼睛黑亮而友善,承装着无害的娇憨。他被这样的神情迷住了,他竟从这种痴态中看出一种美来。他才意识到这样的夜晚已经让她燃烧起来了。火舌舔舐着他苍白的面庞,他有种自己在融化的奇妙错觉。“也许融化的还有贞操什么的吧…”在最后一点冰块消融之前,杰克胡思乱想着。


他真是内行,几百年的寿命没有白活,或者说,这个种族本该如此?那双手真是件艺术品,即便不去考虑它们能够做出的动作所带来的快感,只讲它们本身,那种古典的美雅就已经无以复加。那是太阳神曾伸向达芙妮的手。至此,撩拨而起的火热盖过了酒力引起的精神涣散,艾玛的情绪宛如熟透的苹果,它的表皮有着宝石的鲜红,仿佛一经触碰便会溃破,汁水四溅。他们契合得那样紧密,好像天生就浑然一体。艾玛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她竟觉得这样还是不足。她节奏性地律动躯体,初次尝试的生涩在迷乱面前不足为惧。他驯顺地接受她略显笨拙的牵引,巧妙地在挑拨与安抚之间游走,将引导者逼上制高点。哦,宛如狐狸的俏丽狡猾。


然而如此谙熟的手法也渐渐失了方寸。黏糊糊的氛围持续阻碍着这种过于老练的流畅。在粘稠度极高的恋爱般的暧昧里,杰克罕有地停顿下来,情绪不完全对头的小姑娘好像在寻求什么,如同婴儿一样的盲目。你在寻找什么呢?你无法以脱离躯体的语言与他沟通,无论是此前还是此后。隐约的预感从心底升起,杰克捉住那只不断摸索的手,拉到齿间不轻不重地啃噬着,含混地喊她艾玛,目光却依旧明亮。你还不够格,也许你还有机会前进一步,在你掌握自己的躯体之后。而在这之前,请你忍受这温柔的灼痛。


又是一阵颤抖和收缩,她带着无望和餍足叹息出来,而后无力地委顿下去。月光正明,依旧高远得不近人情。他在微张的翠色双眼间留下一个鼓励而略带轻蔑的祝福。


评论(4)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