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

罪与罚是反义词,医院和学校是近义词。

[杰园]一位佛系杰克的自白

“怎么这么久?”裘克瞧见杰克脸色不太好,没接着往下讲。
“没什么。”杰克摆摆手,黯然坐下,雾都的凶手此刻仿佛自带伦敦湿漉漉的雾气,连面具都好像灰暗了一些。
“不顺利?我没看见艾玛出来,你一个没留?”裘克还是没忍住,趁着下一局没开始,见缝插针地询问。毕竟在他眼里,看死对头吃瘪也是人生乐事一件。
“是…”杰克叹口气,口中苦涩得很,却不想用咖啡来冲淡,兴致缺缺地握着杯把儿,“艾玛留到最后,无论我怎么涂鸦和示意还是十分慌张,挂上气球就挣扎。我看着她开了两台电机,她还是不明白,跌跌撞撞地跑开了。”他顿了一顿,决定把故事讲完:“最后我擦刀的时候,她跪到头了。”
“……”这潮湿酸涩的气氛是啥啦,你是失恋的少女么?裘克腹诽着,完全应付不来这样的开膛手。
“没有办法交流,即使面对她时我的心脏也如她的一样剧烈地跃动着,这种感情也还是无法传达给被恐惧攫获的另一颗心脏吧。”他目光沉沉,骨瓷材质的杯子上方有热气开散,“虽说每一局都不同,下一次不知会是什么样子,但被赋予了这样无望的感情,真是……这就是对我的惩罚么?未免太让人伤脑筋了吧。”
裘克听得困倦,昏昏睡去之前好像听见雾都来的变态绅士唱起了歌剧,嗓音吊得那么高,每一个音节都被拉长成沾有泪滴的纤细铁丝,在空气中缭缭绕绕。他费力睁开惺忪睡眼,纤长的身影晃动着,几乎要融入昏暗的背景中。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