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

罪与罚是反义词,医院和学校是近义词。

熬夜之后

清晨的阳光已经有了暖意,鸟儿清脆的啼鸣融化在薄薄的晨雾里,花瓣上的露珠在微风中颠簸着,终于落到了地面上。

“刷啦——“妖狐的房门被拉开,又被轻轻关上,一向习惯早起的狐狸今天却窝在被子里一点动静也没有。

“叔叔。”跳跳妹妹疑惑地走过去,转而欣喜地扑在妖狐身上,“抓到叔叔懒床啦~”

“嗯……?哟……可爱的少女啊…早安…来找小生有什么事吗?真抱歉,小生还没来得及梳洗一番,这副模样真是见笑了。”妖狐困倦地睁开眼,花了些时间才摆脱了睡意,对元气满满的命定之人露出一个微笑,坐起身来。

“叔叔是病了么……”少女伸出手覆上妖狐的额头,语气中满满的担忧。

“少女这是在担心小生吗?”妖狐眯起狭长的双眼,一副戏谑又愉悦的神情,笑着将那只冰凉的小手牵至唇边,轻轻一吻,抬眼看着有些发窘的少女,声音里不由得带上了笑音,“小生不过是睡得晚了些而已。今天也是要小生陪你出去玩吗?确实是个好天气呢。”

“啊……是的……不过叔叔你好好休息吧,我可以去找小觉和莹草。”少女收回手,有些不自在地把目光移开。

“这怎么行,难得小生的命定之人这么主动,你且稍等片刻。”妖狐笑着摇了摇头,站起来去取发簪和外衣,看到对方丝毫没有要回避的意思,不禁调笑道:“少女是想看光小生吗?虽然早了点儿,不过没关系,反正总有一天是要看的。”说着便作势要脱下睡衣。

“啊……对,对不起……叔叔我马上出去。”跳跳妹妹有些无措地站起来,几乎是逃了出去。

听着门再一次被关上,妖狐暗自微笑起来。自己的命定之人啊,怎么这么可爱。

等到妖狐打点完毕,门外的少女已经恢复了常态,妖狐有一搭没一搭地摇着扇子,与蹦蹦跳跳的命定之人并肩走在街上,笑着听她叽叽喳喳,竟觉得再微小的事情,一旦从那张水润的小嘴里讲出来,就都变成了如清晨草叶上的露珠般值得欣喜的故事。有时他甚至根本没有听懂她在讲什么,只是出神地看着少女时而欢喜时而安静的神情,只觉得那声音比鸟鸣更婉转,比清泉更澄澈,那不断张合的两片唇瓣娇艳过最美的花朵,灵巧过最轻盈的蝴蝶。

买回了苹果糖,坐在树下让少女摸尾巴,少女的故事还没讲完,小小的一个庭院,每一个变化在少女眼里都是那么有趣而美好。妖狐坐在晌午的和风里,感受着尾端同样和煦的抚摸,一股满足的倦意涌上心头。

少女讲着讲着,忽然停了下来,轻手轻脚地跳到妖狐面前,屏息看着他的睡颜,端详了好一会儿,从自己房间里拿出毯子轻轻盖上,四顾无人,跳跳妹妹略一迟疑,终于还是在妖狐的脸颊上轻轻一吻,羞涩又愉快地跳开了。

鸟儿也安静下来。时不时传来的一两声呢喃,被微风牵着,与花香一同吹散在温暖的空气中。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