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

罪与罚是反义词,医院和学校是近义词。

狐跳 糖

“叔叔叔叔,尾巴~”跳跳妹妹欢喜地扑向妖狐。


“……好吧,只许摸一会儿哦。”实在禁受不住那热烈的目光,妖狐扶了扶面具,尽管它并不能完全遮住微微发红的脸颊。在少女的欢呼声里,妖狐无奈地微微叹口气,兴奋沿着尾巴上的神经一路向上直达大脑皮层,满足又舒适的感觉冲击着妖狐的心脏,这颗原本波澜不惊的心如今也急促地跳动起来。“舒服地过头了呢。”金色的眼瞳惬意地眯了起来,妖狐沉醉在轻柔的抚摸中,迷迷糊糊地想着,“完全没有办法拒绝啊,自己的命定之人,总是,那么可爱。”


尾尖上传来的快感渐渐堆积起来,再这么摸下去可不妙,妖狐靠着并不很强的自制力,终于把尾巴从少女手里抽出来。“啊…”少女有些失望地哀叹着。不忍看见那张可爱小脸上露出失落的神情,妖狐赶紧拿出苹果糖送给少女。“谢谢叔叔~”心上人笑着向他道谢,眉眼弯成了可爱的月牙。妖狐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怎样认真又小心翼翼地咬下苹果糖,又是怎样将糖渣粘得一嘴角都是,然后抬起头来问他要手帕。天真,娇憨,活泼,她的一切都勾起妖狐心中的柔情,举手投足都能牵动蠢狐狸的心神。


“世间怎么会有如此可人的少女呢?”妖狐痴痴地看着跳跳妹妹,那少女却目送着飞向花丛的白蝶。


妖狐拿她没辙。


日光渐渐西斜,道过了再见。看着那一蹦一跳的纤弱背影,自嘲般地笑笑,今天的少女还是不懂,不懂那份难以言表的心意。没错,他本有三天三夜说不尽的花言巧语蛊惑人心,他本是风流倜傥万种风情魅惑众生。然而在少女面前,他变成了一个从未见过的自己,一只认真又纯情的蠢狐狸。


没关系,明天也还是一起。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