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

罪与罚是反义词,医院和学校是近义词。

狐跳 有没有很想变成一只狐狸

妖狐×跳妹

都变成小狐狸肆意地撒欢吧


正午已经过去了,日光也温和起来,草地晒得暖暖地,不知名的花朵三三两两地开在一起,在微风里摇动,好像在说着彼此才听得懂的闲话。

“准备好了?”妖狐低头看着捏着符咒的跳跳妹妹,那少女此刻正认真地摆弄着手中的符咒,闻言抬眼看着妖狐,点了点头。妖狐退开几步,扬手画了个符,跳跳妹妹在一阵白光中化成了一只有着暖红色皮毛的小狐狸,跌跌撞撞地向前走了几步,黑色的眼白上狭长的红色瞳孔,此刻这双眼正好奇地打量着自己纤长的四肢,随即耳朵抖了抖,抬头望向妖狐。

之前是个僵尸的时候很可爱,变成小狐狸之后更是可爱得要紧,妖狐忍不住拎起小狐狸抱在怀中细细揉搓一番,逗弄着抓她的痒,一会儿又挠挠她的头,看着小狐狸惬意地在自己怀里眯了眯眼睛,大概理解了这孩子为什么这样痴迷的尾巴。

妖狐变回了原型,白色的一条狐狸,尾尖和四肢都显出紫色来,好像刚踏过了一条开满紫色花朵的小径,皮毛柔顺而光亮,像远山上终年不化的积雪。小狐狸抬了抬爪子,试图摁住那条蓬松的尾巴,白狐却把尾巴移开了,回头看了一眼小狐狸,举爪向前走去,渐渐在草地上跑了起来。小狐狸踉踉跄跄地在后面追,四肢还不是协调,却也能跟的上有意等她的白狐狸。

两只狐狸穿过草丛,越过小溪,一路嬉闹着来到了山谷里,终于有些倦了,停在了树荫下,白狐狸尾稍一卷,搭在了小狐狸腰间。小狐狸试图往白狐狸怀里钻,固执地鼓捣着,最终实在是拗不过的白狐狸抬了抬爪子把小狐狸罩住,小狐狸才乖乖安静下来。山谷里的风也安静极了,只有鸟儿在树的枝叶间一唱一和地鸣叫。

妖狐伸出舌头一下一下地舔起小狐狸的皮毛,从耳根一直到尾稍,换来小狐狸几声惬意的呢喃。妖狐的耳朵抖了抖,转而将身体压在小狐狸身上,亲昵地趴在一起,体会着身下小动物柔软的触感。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