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

罪与罚是反义词,医院和学校是近义词。

兰陵王

  天空渐渐染上几分暮色的红,长安城的街道依旧喧哗不减,有茶楼酒肆早早点灯添蜡,灯笼柔和的红光将这人间的烟火气渲染得旖旎至极。行人匆匆而过夹杂着欢声笑语,远处暮色中大红的宫墙彰显着不凡的王气与富丽。这,便是大唐了。
  城角一处僻静的酒楼上,有一人独卧在二楼隔间里,幂篱垂下黑色的薄纱,影影绰绰地笼住那精致的容貌,和独属于塞外故国之人的,湛蓝的双眼。
  “客官要什么酒?”“郁金香。”“客官好品味,这酒可是前些日子从西北传来的,绵香爽口,不少人喝了都赞不绝口呢。”“呵。”那人轻笑一声,杀意从眼中一闪而过。
待小二退出,一位歌姬上前,等他点曲子。“你可会《胡笳十八拍》?”声线清冷而干净,像月色下的沙漠。歌姬微微一愣,摇了摇头。下一秒一块银锭便掷在她脚边:“带着你们的《春江花月夜》,滚吧。”
  歌姬走后不久,酒便呈了上来,细腻洁白的玉石,愈发衬得那琥珀色的酒澄澈醇厚,浓稠诱人。那纱后之人似乎有些发愣,许久才伸出手,握住了那碗散发出清冽香气的酒。那湛蓝而深邃的眼神飘向窗外,越过杨柳看向更远的地方。
  那人看着日暮的方向笑了,目光有些恍惚,微微上扬的嘴角却压不住那哀伤与怀念,日光照得那眼氤氲开几分水汽,刹那间却又消散。
“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他曼声吟诵,声音清丽婉转有如珍珠滚落玉盘。他用力地微笑起来,笑得让人觉得他像是个见到了此生挚爱之人的新郎,然而悲伤在他的眼底翻涌,生生撕开一道深不见底的鸿沟。
  微笑着的美人端起酒碗,对着千里之外的故土,遥遥一酹。

评论

热度(18)